徐州到北京有多远?春节期间,徐州市鼓楼区生态园小学体育老师蔡龙用脚步实测:730公里,10天走到!

说走就走,自补给无后援,推着一辆童车就出发

“放寒假前,我突发奇想,要跑步去北京,于是就简单规划了一下。从徐州到北京700多公里,计划用时10天左右跑完。有想法就去做,不要在意结果!”蔡龙说。

今年42岁的蔡龙是鼓楼区生态园小学的体育老师。12岁开始是专业运动员,1999年因伤毕业后工作,2008年开始练习长跑,在徐州市的跑马界小有名气。

从徐州到北京,总行程700多公里,10天完成意味着平均每天要跑70多公里。蔡龙原计划1月26日出发,到北京过除夕,大年初一去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。可家中有事耽搁了,出发日期推迟到了1月29日。

1月29日,天还没亮,蔡龙从单位门口出发

1月29日6:30,鼓楼区生态园小学门口,一只装着换洗衣服的背包,一辆装着干粮、水和水果等补给的童车,没有后援、没有补给,蔡龙迎着朝霞出发了。

“童车上系着女儿送给我的小公主挂件,我就不孤单。”蔡龙说,每当他疲惫不堪或遇到麻烦,看到这个小公主挂件,就觉得开心,就有了信心和力量,“不要小看这个小公主,她已经陪我跑了很多赛事了。”

所以,这次北京之行,蔡龙特意又带上“小公主”出发了。

状态百出,一路风雪,日夜兼程风餐冷食

这世间的事,都是说的容易做了才知难。纵然有着10年之久的长跑和越野跑经验,蔡龙面对的这700多公里,将会是怎样的行程?

出发前的一个月,蔡龙就因伤停跑了。伤刚好,他就开始这次“说走就走”的长途奔跑,从徐州出发,一路北上,途径沛县—鱼台—济宁—汶上县—东阿县—高唐县—德州市—吴桥县—东光县—泊头市—沧州市—青县—天津(静海区进,在天津补给后,武清区出)—廊坊—北京天安门,补给站分别是沛县、济宁、东平、茌平、德州、泊头、沧州、天津、廊坊、北京。

一辆童车,载着全部补给

单独一人连续多日长距离奔跑、徒步,无后援自补给,考验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体能,更考验一个人的意志。

“一开始计划是一天一个全程马拉松,连续10天到达北京。出发以后我是走跑交替,后来发现由于之前没有做好体能储备,纯跑或者走跑交替对体力的消耗太大,跑完全程会有不小的困难。

再加上我是自补给无后援,城镇距离不一样,每个站点之间的路程有国道、省道、县道,甚至乡道,路况复杂,更不用说住宿和饮食了,只能去县城或者市区进行补给。每天的午饭都是边走边吃,几乎都是冷饭加热水,这样不但超出预计的每天一个全马路程,还给能量补充带来了很大压力。

途中,我最终选择走完而不是继续跑之后的路程,走的速度基本控制在10分—10分20秒/公里之间。”

气温低,蔡龙经常是跑出一身汗,顶着北风走;途中遇到两次下雪;午饭都是在路上,用童车载的方便面或者烧饼等干粮瞎对付;想喝口热水,发现瓶装水都结冰了,只好挤出一块冰,在嘴里含化了再咽;胃疼也得坚持跑到下一站……

让蔡龙没有料到的是,童车在竟然扎带了。“因为过年,一路上找不到修车铺,我也不会补胎。好在带了打气筒,每隔半小时左右停下来充气。”蔡龙说,即使童车这样不省心,他也不能扔了,因为童车要载着他路上的补给。

到达天津界时的自拍

夜路奔袭,虽然戴上了头灯,但为了行路安全,蔡龙都是将头灯对着后面或侧面,提醒后面的汽车。而眼前的路,他只能摸黑跑。“还是准备得不充分,我有反光马甲的,这次忘记带上了。”蔡龙说。

不言放弃,年初三抵达北京天安门广场看升旗

蔡龙在沧州吃的年夜饭

一辆童车,一个背包,一双脚,一颗初心,一条700多公里的路。这条路,有风雪交加,有星星引路,有亲朋好友的问候,有好心人的帮助,有身体不适的疼痛,有饥饿口渴的无奈,里程最多的一天80多公里……但无论遇到怎样的状况,蔡龙都不言放弃,用最终在2月7日(大年初三)早上六点多到达北京天安门广场。

2月7日,蔡龙抵达北京天安门广场

“当国歌响起、五星红旗冉冉升起的那一刻,两行热泪夺眶而出……我百感交集,心情难以用语言描述。”蔡龙说,“我为祖国的繁荣昌盛感到骄傲,也为自己徒步完成这次旅程感到自豪。”

这次徒步进京,蔡龙还有一个身份—徐州市科学健身研究会形象大使。一路上,蔡龙以自身的行为,唤起人们的运动的意识,传播科学健身的理念及方法。

蔡龙认为,科学健身的核心理念就是根据自己的健康状况、体质状况,找到适合自己的健身方法,不可盲目模仿和攀比。

有了这次成功经验,蔡龙脑子里又有了一个新想法:今年暑假,徒步去大理。“徐州到大理2200公里吧,计划40天完成。”蔡龙说。

全媒体记者 王漱玉

图片由蔡龙提供

编辑 张渝浚